注定(五)

从此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总是模模糊糊,起起落落。她怕热,夏天骑车上学总是一身汗,我正好在她后面坐,有时就帮她扇扇风。她的学习很刻苦,但是成绩总是赶不上第一名—-当时是我—-而她在原来的学校可是状元女,所以往往心情不好。加上我们的班主任好象不太喜欢她的性格,经常批评她,说她太脆弱,太娇气,就越发惹得好强的她常常哭鼻子。每当此时,大家就会费尽心思地哄她,而我,就总是其中的一个。

会考的时候,父母都不在家,我自己照顾自己。这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。不过考物理的前一天,我一时心急,竟然把自己的手指切了一块。好在没事。不仅如此,我还觉得挺刺激的,第二天还讲给其他同学听。别的同学都是觉得很惊讶,唯独她,开口第一句话就是:“疼不疼?没事吧?” 那时我的心里,实在是有种异样的感觉。

春天到了,学校又要搞歌咏比赛。比赛就不说了,只不过因为这是高中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穿新校服,我们决定赛后要照相留念,她也参加了我们一伙。我们的家长都是很开明的,不象现在的家长,看到男女同学在一起就胡思乱想。不过有一张,还是惹了一些小麻烦。那张照片,是我和我的铁哥们,还有她,的合影,她站在中间。麻烦就出在在照片里,她向我这边靠,而我也向她那边倾斜,结果我妈妈和她妈妈看了之后,都语重心长地旁敲侧击了我们一番。

(待续)

曾经沧海难为水
除却巫山不是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