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定(四)

不过从那以后,我对她的感觉总是怪怪的。毕竟,她是个好女孩,人人都喜欢和她一起玩,我也不例外。但是…不知你坐过滑道车没有,享受那种飞驰而下的刺激的时候,总是会不由自主捏住刹车—-我当时就大概如此吧。

我对她的关心倒是莫名其妙地多了起来。我们学校是子弟学校,大家都是走读生,我家尤其比较近。有一天下午,最后一节体育课上了一半,突然大雨倾盆,许久也没有停的意思。我当时打篮球,已经弄得浑身是水,就跑回家换衣服,回来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带了两把伞。我看到她还在埋头做题,就轻轻在她耳边说:“你家远,我看你没带伞,就给你拿了一把。” 她很诧异地抬起头,随即又飞快地低下,接过我手中的伞,喃喃地说了声“谢谢”。那天下午,她出奇地沉默,我也是。

第二天,她把伞还给我,还告诉我,她把伞上松了的线重新缝紧了。她的眼睛是那样地流光溢彩。我很感激地谢了她,虽然—-那些线本来就是松的,她这么一缝上,伞就打不开了。

很可惜,这把特别的雨伞后来在浙大教九的教室不翼而飞。不过从此以后,我买雨伞时只喜欢这一种—-黑色,三折。

(待续)

曾经沧海难为水
除却巫山不是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