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定(二)

不过我们那个班风气很好,所有的同学都是和和气气的,没什么拉帮结伙之类。所以尽管我们挺别扭,但是毕竟还是孩子,不记仇。
因为她的人缘很好,班里的同学和她都很合得来,所以,三换两换,她的座位就调到我的前面。

有一次,我正好有事想要叫她,刚想伸手去拍她的肩,我的同桌正好问我什么东西,就被打断了。没想到我和同桌说完,正想叫她的时候,她自己回过头来,问我叫她有什么事!天晓得,我当时真的吃惊得很—-我连嘴还没张哪!后来她说,她确实好象听到我在叫她。这是我的记忆里,我第一次发现我和她之间会有超越界限的沟通。也就是从这时起,我们开始熟悉起来,成了好朋友。

有一段时间班里流行星相学,她的一位好朋友有一本国外的专门著作,女孩子们就经常钻在一起瞎琢磨。一天,她笑着把其中一页给我看,上面说“巨蟹座的男子能让摩羯座的女子开朗起来”、“巨蟹座的男子是摩羯座的幸福伴侣”。我当时可是吃了一惊,我并不相信星相,但是我突然很担心这是不是她在有所暗示。

(待续)

曾经沧海难为水
除却巫山不是云

※ 修改:.ck 于 Jan 10 10:49:18 修改本文.[FROM: ck]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