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定(一)

这篇文章,是十七年前写在浙大内部BBS上。自己的拷贝已经找不到了,幸而各站精华区中还能找到。留下来纪念我们曾经的青春。

发信人: ck (Eagle), 信区: love
标  题: 注定(一)
发信站: 飘渺水云间 (Mon Jan 10 10:47:07 2000), 转信


和她的相识,绝对出乎我们两人的意料之外。她是从另外一所学校升入我所在的高中的,而我又恰恰是这个班的班长。但是很长时间我们都还不认识,因为她是全班最娇小的两个女生之一,坐在最前排;而我是个高个子,座位要倒数。中间隔上层层的帅哥靓妹,自然互相都看不见。后来相识是因为她家住在新建的高层住宅,我们都很想体会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,恰好寒假返校,唯独她没有到,我们几个一盘算,就借着“关心同学”去“观光”去了。—-就这么认识了。

但是我们一直很别扭。怎么说呢?她不是我曾经梦想的那种“闭月羞花”的女孩子;而我在她看来,又绝对是一个倚仗老爸的自以为是的公子哥,而且偏偏她又分到和我一组做值日,总是会有些小矛盾。其实我很冤,老爸是那种“老黄牛”式的官,家都顾不上,哪有心思给儿子拉虎皮?说到做值日就更冤了,她近视而我天生好眼力,明明地上有废纸,她看不见,我就能看见,于是难免会“教育”一番,她就认为我“讨厌”,说组长都没说关你什么事?天地良心,组长是大好人,不好意思,我是他的铁哥们,哪能看着你欺负人?

还有巩俐也插进来捣乱。那一阵子巩俐正是风光的时候,她也是巩俐的欣赏者,呵呵剩下的就不用说了,我自然是反对派。其实当时的我是个书呆子,哪里懂得那么多影视文化?但是我就是喜欢和她争辩,或者用北方话说,就是“抬杠”,加上我那个时候口才好,后来上了浙大还进过辩论队,所以总是气得她满脸通红。后来知道,那个时候她恨死我了。

(待续)

曾经沧海难为水
除却巫山不是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